中新網北京10月25日電(上官雲) 經過兩天熱烈而富有思辯性的討論,25日下午,由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寫作中心舉辦的“莫言與中國當代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北京順利閉幕。著名作家莫言出席閉幕式,並提到寫作對作家來說最重要,自己明年上半年可能會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寫一部作品,“不管是大的(作品)還是小的(作品)。”
  與以往不同,本次研討會於24日上午啟動,在兩天的時間內設置了數場專題討論,聚集多位學者,對包括中國當代文學在當今世界文學格局中的意義、莫言作品傳播翻譯研究、莫言文學創作的特點以及美學特征等方面進行討論,並將研究成果集結成冊。
  同樣,在這兩天之內,莫言的行程排的很滿:24日上午出席本次研討會開幕式,24日下午參加藝術研究院的會議、25日上午參加清華大學的會議……為了更好的吸收研究成果,莫言只得抽出晚上的時間將本次研討會的論文彙編統統翻閱一遍,力求不遺漏主要研究成果。提到大家的認真發言,莫言只有一個詞:感動。
  “大家從不同角度對莫言這樣一個作家進行鞭辟入裡、獨特視角的分析批評,很感慨。”莫言表示,通過翻閱論文,有一些批評家的發現讓自己吃驚,一些文章則正中下懷,也有一部分發現讓人莫名其妙,感覺跟自己沒有關係,“不過只要能夠順理成章、自圓其說便是好的批評(文章)。之前有一個漢學家曾經將他的一部小說理解為寫了一個‘太空故事’,這種解讀很有意思,可見翻譯家、批評家的想象力一點也不亞於作家。甚至更有擴張的餘地:比如作家寫一個中篇,但批評家往往能夠把一個一萬字的短篇小說寫成三萬字的批評文章,比如研究魯迅《社戲》,竟然有學者為此寫了一部書。”
  “其實小說就像是酵母,(批評文章)摻進麵粉,再創造與再闡釋本身也是藝術成長、豐滿的過程。”莫言的幽默引來觀眾會心一笑,“不過我作為被研究對象,感覺自己像一隻青蛙,被放在剖臺上、顯微鏡下,大家進行認真分析:腿怎麼樣,腸胃怎麼樣,各個器官如何。這樣的分析研究,很難說是一種幸運還是一種悲劇。但是無可奈何,既然寫小說就應該允許研究分析,而且應該帶著真誠感謝的態度,這樣的閱讀對他的創作是有幫助的。”
  作為一個從事文學創作三十多年的作家,莫言在翻閱論文集的時候,仿佛也回顧了自己的整個創作歷程,感覺受益匪淺。他表示,這次研討會形式不同以往,是一個新的起點,但自己也希望是一個終點。
  “我希望大家不要研究我了,去研究其他作家。”莫言半開玩笑的表示,對一個作家來講,寫作比什麼都重要,“對我來說也是如此,寫出新作品比什麼都重要。我想最重要的問題是應該拒絕所有邀請,躲到一個地方去寫作。”
  此前,曾有一位著名的挪威翻譯家以詩歌的形式向莫言發出寫作的期盼。莫言透露,自己在明年上半年可能會找一個地方寫一部作品,“不管大的還是小的。”  (原標題:莫言自嘲似解剖台青蛙:將躲起來寫一部作品)
創作者介紹

劉亦菲

vh82vhf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