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新疆警方迅速偵破了前一天發生於烏魯木齊一處早市的暴恐襲擊案。這起針對平民的自殺式暴恐襲擊共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傷。經公安機關查明,犯罪嫌疑人長期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參加非法宗教活動,收聽收看暴力恐怖音視頻,並於2013年底初步形成了5人暴恐團夥。血的教訓表明,認清宗教極端分子的真實面目,清除其存在和傳播的土壤,已經刻不容緩。
  從全球範圍看,近幾十年來,宗教極端主義已經成為恐怖主義行動的重要誘因。這些宗教狂熱分子被所謂“聖戰精神”和“殉教者”所蠱惑,認為實施自殺式暴恐襲擊後“可進天國”。恐怖主義者也利用這種宗教極端思想招募自願者,成為恐怖主義的關鍵推動力之一。據統計,從黎巴嫩到斯裡蘭卡、車臣、克什米爾,超過95%的自殺式恐怖活動都有自己的中心目標,即摧毀正常國家的政治秩序和社會秩序。宗教極端主義、民族分裂分子的這種做法,無異於對宗教的劫持,即通過扭曲宗教與政治、社會與歷史之間的正常聯繫,為自己的行動尋找正當性,並賦予“殉教者”們以榮耀。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他們的真實面目,宗教極端主義已經成為全球公敵。
  恐怖分子把自己的極端行為視為“聖戰”、作為“神聖”之舉,而他們的罪行既褻瀆了生命,也褻瀆了教眾們信守的宗教本意。衡量一種宗教是否是極端主義的,要看它是否符合人類的正常情感、是否符合社會中大多數人的信念、是否對人的道德有所助益,以及是否能夠促進個人與社會的健康連接。宗教本是人們對崇高和超越的精神追求,並體現著生動的現實關懷。正如宗教學者威廉·詹姆斯指出的,人性的羽翼飛至最高處所展現出來的慈悲、奉獻、信任、耐心與勇氣,是為了宗教理想的緣故而高飛。然而,當虔信和奉獻失去理性的平衡,耐心與勇氣被宗教極端主義的狂熱所裹挾,人性的羽翼勢必被折斷,跌入泥淖。
  宗教極端的目標,就是斬斷人與世俗世界的最後一絲聯繫。按照這種極端教義,完全徹底地脫離塵世的惟一辦法就是拋棄整個生命,這也正是包括自殺式襲擊在內的極端事件的根源所在。正如著名作家愛德華·薩義德在《報道伊斯蘭》一書中指出的,恐怖活動的邪惡在於,它會與抽象的宗教、政治理念以及過度簡化的“迷思”掛鉤,而不顧歷史脈絡與理智。因此,鏟除宗教極端主義肆虐的土壤,必須消除一小撮極端主義分子劫持宗教、壟斷教義的行為,恢復宗教與社會的健康聯繫。對所有人而言,必須樹立以下信念:人的生命至高無上,任何信念、任何“神明”與任何理由,都不能為濫殺無辜辯護。任何試圖操控宗教教義以達到邪惡目的的極端分子,都是全體人類的共同敵人。
  根除宗教極端主義存在的土壤,還要摧毀極端思想傳播的鏈條。5月24日,新疆公檢法部門聯合發佈《關於依法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的通告》施行,明令嚴禁製作和傳播有暴力恐怖、宗教極端思想內容的物品,這正是掃除“毒源”之舉。那些打著宗教的幌子,披著宗教外衣,卻大開殺戒、濫殺無辜的人,根本就不是宗教人士,而是惡魔附身。對各界群眾而言,亟須認清宗教極端主義、民族分裂主義的本質,戳穿他們蓄意煽動、蠱惑的邪惡伎倆,使他們成為“過街老鼠”,形成各族人民“人人喊打”的強大合力。
  (作者為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
創作者介紹

劉亦菲

vh82vhf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