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曼德拉在北京大學作報告 圖/新華社
劉貴今大使與曼德拉合影
  法制晚報訊(記者 蔣伊晉 程磊) 曼德拉語錄
  讓黑人和白人成為兄弟,南非才能繁榮發展。
  到目前為止,劉貴今是任期最長的中國駐南非大使。“我和曼德拉的第一次見面是14年前”,當記者剛剛提起曼德拉,劉貴今便打開了往事的記憶匣子。
  那是1999年,時任南非共和國總統的曼德拉應邀訪華,而當時他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會談的一個細節,讓劉大使至今印象深刻。 “我國領導人會見外國領導人的時候,一般來講,領導人坐在第一排的沙發上,陪同的工作人員坐在沙發後面的椅子上。”劉貴今大使說,而外國領導人到的時候,會與我國領導人握手,後排的工作人員則會起立示意。
  但讓當時還是非洲司司長的劉貴今驚訝的是,曼德拉到場與李鵬握完手後,竟然繞過沙發,徑直走到後排與在場的工作人員一一握手。“他的握手絕對不是應付你,像蜻蜓點水一樣,輕輕地握一握。當我的手和曼德拉的手握在一起的時候,能明顯感受到他手心傳遞出來的溫度。”劉大使說,這在外國領導人中是很少見的,所以第一次的見面,給他留下了曼德拉親和的印象。
  不顧眼怕光 “我要和你照一張好照片”
  “這樣的故事不止這一個。”劉大使接著告訴記者,2002年10月,作為中國駐南非大使館大使的劉貴今,前往曼德拉在約翰內斯堡的家中安排其與江澤民主席的通話事宜。通話結束後,劉大使提出想和曼德拉合影。“他很爽快地答應了。”劉大使說,“但是你不知道,其實曼德拉在監獄服刑的時候要鑿石灰,眼睛受到石灰侵襲,導致不能接受閃光燈等強光的照射。”
  1994年,在他成為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幾個月後,他接受了白內障手術。由於他的眼睛對光非常敏感,攝影記者在對他進行拍攝時,都被要求關閉閃光燈。
  但是,曼德拉告訴劉大使“你是中國大使,我要和你照一張好照片。”於是,在劉大使的攙扶下,曼德拉專門從光線比較弱的房間裡面,走到了光線較好的門口,留下了兩人難得的合影。不過,照片中,可能因為光線強烈,曼德拉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兒。
  與劉大使合影結束後,曼德拉還招呼負責拍照的年輕人和另一位在場的南非外交官一起合影留念。“他真的是一位特別和善的老者!”劉大使感嘆道。
  1981年起,劉貴今在非洲從事外交工作近30年,其中2001年——2007年擔任中國駐南非大使,為目前任期最長的中國駐南非大使。
  “曼德拉的一生經歷過太多的痛苦與折磨,尤其是多年的鐵窗生活,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在2002年10月一次聊天中,曼德拉卻很動情地告訴劉大使他當年的獄中生活,同時也透露出鮮為人知的“特別”小故事。
  “在羅本島監獄服刑的時候,他一直把中國的長征和國慶看做是對自己的鼓舞。”劉大使向記者轉述起當年聽到的話,曼德拉在羅本島監獄服刑期間,每逢中國國慶,就會和獄中的人以特殊的方式慶祝中國國慶節。
  而當時像曼德拉一樣被關押在羅本島監獄的政治犯有很多。
  “比如說在獄中用紙疊成紅旗的樣子,當做是五星紅旗。而當‘放風’趕上中國的國慶那天,他們會用一種特殊的握手方式來慶祝。”說著,劉大使伸出自己的雙手向記者做起了示範動作。一隻手在上、四個指頭伸直、大拇指與食指呈90度直角向下,另一隻手五指緊緊握住垂直向下的大拇指。
  對於其中的含義,劉大使告訴記者,這好像就是當地一種慶祝的手勢。
  “為推翻南非白人種族主義統治,曼德拉過了多年的鐵窗生活,其間把中國長征當鼓舞。”
  而監獄中鮮為人知的“特別”小故事記錄,曼德拉每逢中國國慶,就會和獄中的人以特殊的方式慶祝。甚至在獄中用紙疊旗子,把它當做是五星紅旗。
  憶起這位黑人領袖,前中國駐南非大使劉貴今眼中,有個“多面”的曼德拉。
  而“和善長者,無敵忍者、和平使者、至情至性的重情義者”都是劉大使心中關於曼德拉的關鍵詞。“他真的是一位特別和善的老者!”劉大使向《法制晚報》記者感嘆道。
  為什麼曼德拉和獄友過起中國國慶?關於原因讓劉大使感到非常地震撼,因為曼德拉告訴他,“其實我們反對種族隔離的鬥爭是受到中國革命勝利的鼓舞。”
  他向記者講述說,記得2004年,曾慶紅副主席到南非訪問,由於曼德拉正在國外,當他回國時,曾副主席也即將離開,所以沒有安排他們倆的見面。而當曾慶紅結束訪問,向時任南非總統姆貝基告別,並請他向曼德拉轉達自己的敬意和問候時,姆貝基立即讓當時的外長與曼德拉取得聯繫,看是否能夠安排曾副主席和曼德拉見一面。
  大概五六分鐘後,外長就回覆說“曼德拉正在家等著你們呢。”
  於是,準備離開的車隊掉頭直駛曼德拉在約翰內斯堡的家。當大家到達時,看到曼德拉已經拄著拐杖,站在院子中央,在那裡迎候曾副主席了。見面後,曼德拉首先就對曾副主席說“我知道你是老紅軍、老革命的後代。我知道你父親之前參加過神奇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曼德拉說,“長征對全世界受壓迫人民都是一個巨大的鼓舞,中國革命的勝利,鼓舞了我們堅持反對種族隔離的鬥爭。”
  “他當時還特地向曾副主席講了,在羅本島監獄時以特殊方式慶祝中國國慶的故事。”劉大使說。
  曼德拉出獄時,已經73歲了,中方以不同方式表示了祝賀。而獲得自由後,他即對非洲國家展開一系列訪問。在訪問贊比亞和烏干達時,中國駐兩國的大使或臨時代辦都拜訪了他,並代表中國邀請他訪華。曼德拉說,他對中國心儀已久,很想去看看那塊偉大的土地和人民。
  半年之後,1992年10月4日至10日,曼德拉訪華之旅終於成行,中國接待規格之高,如同接待國家元首。
  1997年,曼德拉致信時任中國國家主席,告知將在一年內與中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隨後兩國的建交,在南非各界和國際上引起了強烈反響。“非國大”率先發表聲明,高度評價了兩國建交。南非著名大報《星報》發表了題為《終於有了一個中國政策》的評論,指出中國市場的巨大發展潛力和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政治影響,早已讓世界承認了中國,南非除了跟隨世界潮流之外,別無選擇。
  1999年5月,曼德拉總統應邀以總統身份訪華,成為首位訪華的南非國家元首。而在他的中國之行中,也記錄下一些關於他的趣聞。
  曼德拉下榻過世界上許多酒店,客房清潔工往往發現,這位顯貴的客人竟然替他們搞完了一半的工作。不由驚訝得目瞪口獃。曼德拉訪問中國上海時,專門為他整理客房的女服務員對他的“客房風範”大為震驚,無所適從。隨從人員將此事轉告曼德拉,他便請女服務員來到自己的客房,向她道歉,說整理床鋪就像刷牙,他從來都是自己動手,已經習慣成自然。
  其實,曼德拉每天早晨四點半起床。穿戴後,他會疊起睡衣,整理床鋪。二十幾年的鐵窗生涯讓他的起居早已固定,任何情況似乎都不能讓他打破自己的慣例。無論是在別人家居住,還是在豪華酒店下榻,甚至是在白金漢宮和白宮過夜,他的起居習慣照舊。文/記者 程磊
  本版文除署名外/記者 蔣伊晉
(編輯:SN053)
創作者介紹

劉亦菲

vh82vhf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